2018年12月8日 星期六

因具名撰寫「和平宣言」而遭入獄的作家楊逵,名列促轉會第二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

因具名撰寫「和平宣言」而遭入獄的作家楊逵,名列促轉會第二波撤銷有罪判決名單。楊逵的孫女、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說,遲來的儀式對第二代而言意義重大,總算等到了,「可以和自己和解」。
國家人權館、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明天合辦「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二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暨2018年世界人權日紀念活動」,公告撤銷白色恐怖受害者的罪名。繼10月公告第一波1270人名單之後,這次第二波將公告1505人。
楊翠目前代理促轉會主委,任內公告司法不法之第二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祖父楊逵。她受訪時說,1945年戰後開始,楊逵對國民黨政權的批判不曾間斷,1949年,楊逵和一些朋友組織文化界聯誼會,不分外省人和本省人,希望以文化的力量,促成政治的改革與社會的和平。
楊翠說,這些人草擬了一份「和平宣言」,由楊逵具名,油印20幾份,寄給關心的朋友,宣言的訴求包括還政於民、釋放政治犯、打破經濟不平等、實施地方自治等,但卻被當時的台灣省政府主席陳誠指為「台中有共產黨的第五縱隊,要把這種人送去填海。」和平宣言短短600多字,為楊逵換來12年的牢獄之災。
儘管已經是超過半個世紀以前的事情了,明天促轉會的儀式,對楊家人、特別是對第二代來說,仍具有重大的意義。楊翠說,對楊逵的五個子女來說,他們從小背負著父親是有罪之身的標籤,面對親友走避、貧窮困頓、恐懼等狀況,細細節節都成為傷痛的回憶,纏繞著他們到80幾歲。
楊翠以自己的父親楊建為例,1949年才13歲的楊建,經常遇到有人來家裡搬東西,有一次來搬東西的人,還順手拿走了牆上的鋼筆,而那鋼筆是楊逵要送給兒子楊建的禮物。
楊翠說,楊家第二代當時那幾年過得很苦,難免會覺得都是父親楊逵的錯,「不管你有冤沒冤,我們很冤。」明天的儀式雖然是形式上的,但楊家第二代會覺得「總算等到了」,明白父親其實沒有錯。
楊翠也說,政治受難者的家屬其實早就和台灣社會和解了,但最難和解的其實是自己,這遲來的儀式,也是讓楊家第二代在人生的最後這幾年,「可以和自己和解」。
楊逵原名楊貴,積極參與社會運動,作品關照並批判現實,1934年以「送報伕」入選東京「文學評論」,成為首位成功進軍日本文壇的台灣作家,知名作品包括「鵝媽媽出嫁」、「壓不扁的玫瑰花」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