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4日 星期二

環保署長李應元被點名要下台的理由為推動空氣汙染防制過程,引發眾神、卡車上凱道

九合一大選綠營慘敗,民進黨高層點名戰犯,其中,環保署李應元被點名要下台的理由為推動空氣汙染防制過程,引發眾神、卡車上凱道。不過,其實各界對於減少空汙有共識,減香、少炮,以及逐年淘汰汙染車輛,都為民間團體與大眾所接受,也普遍認為是應該要推進的政策。反而是選前「觀塘換深澳」,政治力粗暴介入環評程序引發的公民不信任、最後全台串聯抗爭,才是民進黨與李應元都沒說、也不敢面對的敗選主因。
李應元於2016年出任環保署長,出身公共衛生的他,剛開始被外界質疑是政治酬庸、沒有環保專業,尤其上任首次記者會就喊出「太魯閣禁亞泥採礦」這槍,不過事後被外界質疑,這槍根本是空氣槍,因為環保署根本無法可卡。
雖然首次記者會頗「落漆」,但這兩年來,在他與幕僚的努力之下,相對於被認為選前老是開選舉支票,以及經常神隱、狀況外的兩個部會首長,環保署確實勇於也積極提出政策,像是搶救空汙的「汙染車禁入空品清淨區」、「少金、少香、少炮」、「淘汰汙染老車」、「改善公廁」、「擴大限塑」等民眾都能認同且支持。
雖然推動「少金、少香、少炮」、「淘汰汙染老車」期間曾引發二行程機車、卡車、眾神上凱道抗議,但是經過溝通,也都頗獲外界支持,民眾也能理性看待,民間團體更支持這些減汙做法都是對的方向,怎麼說也不會成為是這次民進黨敗選的主因,反而是選前,政治力明顯介入本應公正公開、專業持平的環評制度,才是民進黨與環保署失去民心的主要原因,但是於敗選之後,卻反常地絕口不提、不檢討。
回到今年深澳環評與觀塘環評現場,當時,引發的反彈是由裡而外的全面性質疑與不信任。內部包括環評委員對於環評制度、環評主席、環評大會的程序不信任,外部則是民間團體、一般大眾對於環評制度被政治力凌駕的憤怒與抗議。
尤其,在行政院的強勢喊話「觀塘力拚通過環評」之下,環評委員不願被當工具人,從五環委離席流會、時任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憤而辭官,到最後學者環委代表「集體罷審」,卻仍在李應元主持、官派代表強勢投票之下,讓觀塘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環評案通過環評大會,最終完成行政院推動「觀塘換深澳」的任務。
政治力介入環評制度過於粗糙、霸道,不只狠狠打臉了環評大會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公平、公正、公開、專業的招牌,民眾對政府也只剩下憤怒,沒有信賴,這應該才是敗選歸咎的最重要原因,也是民進黨跟李應元至今不願面對的真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