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2日 星期四

汪文豪表示,原本上周被要求請辭,本想著就算了,沒想到官員不斷對外說謊,弄得好像他自導自演

豐年社社長汪文豪「被請辭」事件越演越烈,汪文豪今天到北市勞動局申請勞資爭議仲裁調節,爭取權益。從上周發生事件至今,汪文豪站上第一線捍衛自己的權益,也捍衛豐年社上下同仁的權益,他認為,政府不該破壞體制,造成現在豐年社上下人心惶惶。
汪文豪表示,原本上周被要求請辭,本想著就算了,沒想到官員不斷對外說謊,弄得好像他自導自演;此外,在上周被要求自動請辭後,豐年社董事長、農委會副主委李退之辦公室的綠能顧問張琦凰,就要求豐年社提供資料,資料內容包括豐年社組織架構、經費運用,還有最新的人員基本資料等,造成豐年社員工人心惶惶。
記者在21日求證張琦凰,是否要接任豐年社社長遭到否認,她認為傳言很誇張;汪文豪則說,若沒有要到豐年社來,究竟是憑甚麼理由、身分可以直接跳過社長,指揮豐年社的員工。他說,這樣的行為已造成社務難以運作,危及豐年社現在正在進行的農委會各項計畫,造成很多負面影響。
農委會昨日發新聞稿中提到,豐年社每年直接來自政府的運作經費超過50%,其餘訂閱費用及廣告收入亦多來自於政府機關,迄今並無自負盈虧之能力,確為政府所屬的財團法人。
汪文豪表示,亞太糧肥、亞蔬等單位,農委會是固定編列一定比例的預算,這些單位要把這些預算執行完即可;但豐年社不是。
他指出,豐年社必須自己去爭取標案,如果沒標到,也是沒有,這類叫做委託案;另外也有補助案,豐年社必須跟業務單位討論,等於去談業務;當業務單位編一筆補助款項後,所有的核銷也必須要符合規定,若編了100萬元,只花了90萬,剩下的錢也必須繳回。
他表示,就算是補助案,也是豐年社自己要跟農委會的業務單位,或是政府其他的單位去談,預算來源都是農委會所屬機關,還有一些是跟地方縣市政府合作。
他舉例,之前豐年社舉辦農業職災保險座談會,資金就來自屏東縣政府、農委會、甚至民間捐款;至於農委會所說豐年社的廣告收入也是要自己談廣告;訂閱費用部分,農委會有補助各農會訂閱農業雜誌,但並沒有限定是豐年或鄉間小路,農會可自行衡量要訂甚麼,也沒有獨厚豐年社,這樣還不算自給自足嗎?
汪文豪也提到,豐年社是農委會捐助的沒有錯,但是捐助的單位並不只是農委會,還包括經濟部國貿局、台肥、台糖、合作金庫、土地銀行、全國農會等等,並非只屬於農委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