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30日 星期五

林保淳臉書評論說,不躁進,不激烈,以專法當基礎

同婚」議題公投結束,仍紛擾不斷,行政院長賴清德與民進黨立委達成共識,將尊重公投結果,另訂專法保障同婚。台師大國文學系教授林保淳臉書評論說,不躁進,不激烈,以專法當基礎,力圖後續的進展可能,這才是最有效的,以下為林保淳臉書全文:
有關「同婚」的議題,我始終是左徘右徊,難以抉擇的。我是個相對保守的老派,又是個異性戀者,基本上是頗堅持婚姻是建築在一男一女結合的理念上的;但是,我也深對同性情侶無法享受婚姻的甜蜜與美滿,甚表同情。
我曾經輔導過一位男同的學生,當初是「她」的父母在極度的憂心之下,透過學校找到我的,希望我能以「她」所尊重的師長的影響力,勸服「她」「改邪歸正」。我很欣賞這位學生,但我對同性戀了解不多,自問無此能耐加以輔導,可禁不起兩位家長的懇託,也只好勉為其難的接下此一任務。
我儘量多撥出一些時間,去了解「她」的心理狀態,經過多次懇談後,我發現我是不可能「勸服」「她」的。原因很簡單,「她」根本就認為「她」是女生,只是不幸上帝之手亂撥,讓「她」擁有一副「她」不喜歡的身體而已。輔導的過程不必贅述,最後的情況是,我反而轉過來「勸服」了家長,承認並接受這個他們難以接受的事實,並再三叮囑他們,一定要勇敢的站在「女兒」身邊,給「她」更多的關愛和保護。
期間我與「她」相處溝通都非常好,唯一不能諒解的,是「她」去隆胸、去勢,都沒有聽從我的勸告,先行告知父母,反而讓父母多增添了許多的憂懼。我在這過程中學習了很多,同性戀其實並不如外人所想像的那麼「異類」。這也使我一改過去的觀念,願意並樂於接受同性戀及其未來的婚姻結合。
「同婚」公投的挫敗,可想而知的是對「同婚」團體巨大的衝擊,據報刊所載,有不少人是懷憂喪志、痛難欲生的。但我反而不是這麼悲觀。從投票的結果來說,「同婚」陣營其實已有相當亮眼的數字了,只是目前的社會風氣猶未真的開放,一時的挫敗,難道就讓你們退縮了嗎?這也未免是太操之過急了吧!
的確,操之過急,是這次公投失利最大的原因。社會風氣未開、說帖未能真正令人放心,心懷疑懼的反同婚者,怎可能如此輕易就讓你們過關呢?目前社會的趨勢,是非常明顯的,老一輩如我的世代,多數對同婚持反對態度,相對地,我的學生輩,則多數支持同婚。
這個世代的差距,千萬不要以「保守」、「固陋」,「進步」、「開明」加以二分,各有各的信念與理想,是沒有甚麼對與錯的判別的。老一輩的終將過去,五年、十年、二十年,當新的一代崛起,時移世異,或許就水到而渠成了,又何必斤斤於一時?
其實,反同婚人士憂懼,也不是完全盲目而無理性的,有許多因素,其實正是同婚人士自己創造出來的。操之過急的激烈行徑,如在遊行時部分人士過於裸露的「奇裝異服」,在任何場合,恐怕都不容易讓人接受吧?我真的誠心建議同婚團體,在這方面有較多的自制力,你們既然強調「同」,反對別人以「異」相待,何故卻偏偏以「表異」的方式,凸顯自己之「異」呢?
時間,是最佳的裁斷。據我所知,很多反同婚的人士,是並不反對同性婚姻的,強調「修專法」,往往被同婚人士指為「歧視 」,「反歧視」當然可以說得振振有詞,無如卻永遠無法消弭社會充滿著「歧視」的事實。我倒是認為,同婚人士不妨先接受「專法」,在專法保障下,逐步加強論述、極力爭取未來修法或廢法的可能。
說實話,我在這次公投中,是支持反同婚立場的,這當然是我保守的觀念所致,但「不放心」卻才是我真正未支持同婚的理由。但我相信,很多與我相同觀念的人,並不如你們所想像般的固陋,「與時俱進」的可能是無限大的,就看你們如何來說服我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