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9日 星期五

直轄市、縣市議會正副議長及鄉鎮市民代表會的主席、副主席選舉與罷免,皆改採記名投票

雲林縣議會修正組織自治條例有關議長、副議長選舉方法時,認為新修正的地方制度法「記名投票」規定,有牴觸憲法「無記名」等條文規定,聲請釋憲。大法官今作出第769號解釋,指地方制度法44條第1項和第46條第1項第3款有關記名投票規定,符合憲法增修條文第9條第1項所定由中央「以法律定之」的規範意旨。
依大法官解釋意思,縣(市)議會議長、副議長的選舉、罷免,非憲法第129條所規範,沒有違憲問題。憲法第129條規定「本憲法所規定之各種選舉,除本憲法別有規定外,以普通、平等、直接及無記名投票之方法行之。」。
2014年,國民黨籍的李全教當選台南市議員,在「綠大於藍」的台南市議會議長選舉中,以29票對26票擊敗尋求連任的民進黨籍議長賴美惠,政壇掀起波瀾。當時台南市議會結構,民進黨奪下28席議員,國民黨為16席,台聯有1席,無黨籍者12席;議長選舉前,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祭黨紀大旗,要求29位黨籍議員「亮票」,務求「票票入匭」,但黨籍議員顯然有人「跑票」。
台南市長賴清德指控李全教賄選,也斥部分民進黨議員被收買,拒赴議會。立法院前年5月三讀修正「地方制度法」,直轄市、縣市議會正副議長及鄉鎮市民代表會的主席、副主席選舉與罷免,皆改採記名投票;此項修法被稱為「賴清德條款」或「李全教條款」。
李全教因涉議長賄選案,台南高分院更一審判他4年徒刑,褫奪公權5年。
去年5月雲林縣議會審「雲林縣議會組織自治條例」第6條、第29條修正案,國民黨團總召李明哲質疑基層選舉採秘密投票,為何民意機關選舉要記名?修正案鼓勵公開亮票,如果民代可以亮票,基層選舉又有何不可?抨擊修正案「侮辱人格」。
司法院指出,憲法增修條文第9條第1項第3款明定「縣設縣議會」,解釋上不是只指縣議會的設立,還包括組織與運作等事項,屬與縣議會組織及運作,中央得以法律規範。這是憲法授權事項的立法,涉及地方制度的政策形成,司法院尊重,採寬鬆的審查標準。
中央立法者考量地方議長、副議長選舉實務,為彰顯責任政治、防止投票賄賂,因此修正規定,有正當性,未逾越中央立法權合理範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