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24日 星期六

汪文豪表示,這次選舉,李進勇縣長連任失利、張有擇總幹事競選斗南鎮長也鎩羽而歸

「被請辭」的豐年社社長汪文豪大選後首發文,他表示,農業縣市翻盤,對比他被農委會副主委李退之莫須有的粗暴對待,心中五味雜陳。他無奈表示,究竟「是思維決定出路,還是有色眼鏡決定思維?」
他表示,大選過後,幾家歡樂幾家愁。無論勝敗,喜悅或失落一天就好,因為日子還是要過,挑戰還是要面對。
關於他被辭退的關鍵,在於斗南鎮農會百週年紀念專書裡,有一張他特別喜歡的照片是李進勇縣長、張有擇總幹事、水保局長官、台大盧虎生院長跟大東國小學童一起下田插秧的合照,不分黨派顏色與中央地方一起推動食農教育體驗。他說,那種一起為了共同目標合作的感覺真好。
汪文豪表示,這次選舉,李進勇縣長連任失利、張有擇總幹事競選斗南鎮長也鎩羽而歸,他則是因豐年社幫斗南鎮農會出書被質疑站台,導致地方人士施壓農委會林聰賢主委,而遭到豐年社董事長李退之要求「自請辭職」。
他說,「地方人士」是誰到現在還是不清楚,不過一個出書事件所引發的政治解讀與結果,再對照這張照片,他心裡實在覺得五味雜陳,「只覺得很諷刺吧。」
汪文豪說,有網友根據豐年社設立目的有「協助政府」的字眼質疑豐年社怎麼會是獨立媒體?他有點哭笑不得,如果豐年社不是「獨立」的,怎麼還會有「協助政府」的問題?如果是政府單位,就直接寫執行推廣政府政策就好啦。更何況,豐年社還有服務農民、加強消費者對本土農業認識的設立目的,為何某些網友視而不見呢?
汪文豪拿出豐年社章程表示,豐年社業務範圍也明訂得很清楚:一、 採訪、編印、製播、發行、銷售與農、林、漁、牧及保育等相關主題之雜誌、書籍、影音和數位內容。二、 辦理農、林、漁、牧及保育等主題相關之講座及活動,多元宣導政府政策,促進公共政策之溝通與討論.......
他說,出版書籍本來就是豐年社的業務範圍。如果有仔細看過書本內容的朋友就會發現,這本書雖然是講斗南鎮農會與張有擇,但很大比例其實是在講他們如何配合農委會推動各項政策:農業經營專區、中衛體系、產銷履歷、小地主大佃農、循環農業、食農教育等等。
汪文豪也解釋,為何會把張有擇當封面主角?很簡單,因為這本書在通路上定位為「財經管理類」的書系,想要凸顯企業家精神的經營特質。如果常逛誠品書店,這類書系的封面設計本來就常以個人為特色。
他舉例,遠流曾經出版「『立志做小』的農夫CEO:有機小農的創新營運模式,把一畝田,行銷全世界的共好經濟學」,用的也是個人當封面,因為這也是偏向談農業經營管理的主題。
根據《財團法人豐年社捐助暨組織章程》在106 年12 月26 日第十八屆第4次董事暨監察人會議曾經修訂過,當時主持修訂章程的董事會就是李退之董事長。
汪文豪說,為什麼想要修訂章程,因為之前的章程內容真的就是很八股官樣,所以才在李退之董事長的主持下修訂章程,希望擺脫僚氣,更貼近地氣。記得當時董事會對修訂內容也討論得非常熱烈。
他表示,農業該何去何從,要走大農還是小農、要做出口還是只要地產地銷,本來就是可以多元討論。「出版事業」不過就是一個讓人表達言論自由的形式,就是這麼單純,如果要戴著「有色眼鏡」進行政治審查,只會造成寒蟬效應,扼殺多元聲音。
汪文豪說,選舉造成的社會撕裂,他也經歷豐年社事件,只能說既「百感焦急」也「百感交集」。
他也希望外界多支持農業出版品,豐年社不只幫斗南農會出書,也正在幫嘉義中埔鄉農會,進行百周年紀念專書的編撰與出版。農會要不要找豐年社做出版,那是農會的自由與選擇,「不是豐年社只幫斗南鎮農會出書好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