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6日 星期六

屏東法扶律師陳采邑日前因在臉書發表「民進黨不分區原民立委可以公開為同居人原民會主委背書」等語

屏東法扶律師陳采邑日前因在臉書發表「民進黨不分區原民立委可以公開為同居人原民會主委背書」等語,遭當時為立委的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谷辣斯.尤達卡)提告妨害名譽。後來不起訴,Kolas Yotaka又繼續告民事求償,陳采邑在臉書貼文指出,時任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民進黨發言人的Kolas Yotaka,一腳踏入法扶台北分會申請對我民事賠償的法扶律師時,一切變的很諷刺,怎麼立委從打壓法扶,變成申請法扶?
陳采邑貼文如下:
離開法扶的第462天,也許是個性太堅持,所以一點都不討喜。
離去年6月30日離開台東法扶,已經過了462天,但法扶的初衷,我從來不曾忘紀,法律扶助基金會,是為實現弱勢者的訴訟平等權而存在,許多的法扶制度,就是在這樣的理念下生出來的。
如果你問我,會擔心被行政院發言人Kolas Yotaka告嗎?老實說,不會!出來混的,身上沒個刀疤,怎麼算是個咖?但我擔心的是法扶。
這位發言人在法扶是鼎鼎有名的,因為我們在原住民法律服務中心的規劃上堅持獨立拒絕政治干預,這堅持不會因為小英總統原住民日道歉要設原民中心而有任何改變。不聽話的下場,面臨的是Kolas提案凍結法扶預算,三番兩次以立委辦公室名義要求原民會來文法扶調查資料,甚至調查我在法扶台東分會任職時的案件及律師名單。我不忍同仁的受苦,但為了族人,我們必須要堅持到底。
只是當107年4月23日,時任民進黨不分區立法委員、民進黨發言人的Kolas Yotaka,一腳踏入法扶台北分會申請對我民事賠償的法扶律師時,一切變的很諷刺,怎麼立委從打壓法扶,變成申請法扶?從受理預約、申請、審查到派法扶律師給Kolas Yotaka,一想到法扶同仁在過程中所面臨的無奈與壓力,就覺得心疼,甚至自責。
當初,法扶接受原民會的委託辦理原住民法律扶助專案,原意是協助法律資源相對不足的族人,怎麼到最後,變成扶助一位擁有全面執政黨政龐大資源的民進黨立法委員?
法扶派一位法扶律師幫立委告法扶律師,這符合法扶原民會專案的初衷嗎?
離開法扶第462天,跟93年6月30日踏進法扶一樣,堅持法扶就是為弱勢者而存在,這是許多人拼命想要捍衛的價值,而我也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