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0日 星期三

楊鎮浯競選總部今天質疑,金門酒廠在中國大陸東北試釀高粱酒,出自縣長陳福海授意

金門縣長參選人楊鎮浯競選總部今天質疑,金門酒廠在中國大陸東北試釀高粱酒,出自縣長陳福海授意;縣府以「子虛烏有」回應並說,主動請檢調偵查本案後,地檢署裁定不起訴。
楊鎮浯競選總部今天召開「守護金門縣產 捍衛中華民國」記者會,發言人吳佩雯針對金酒東北試釀案提出質疑。她說,金酒是金門的金雞母,每年上繳中央新台幣30~40餘億元,是金門最大也最重要的資產。她要求陳福海說明,是誰決定把1600公斤的酒麴運到東北,以及目的為何。
金門縣府隨即在下午回應,縣府秘書長林德恭表示,民國91年,台灣地區白酒面臨壓力,金酒即構思前往大陸交流設廠可能性。104年6月,縣議會提案要求金酒評估大陸設廠可行性;同年8月、12月,以及105年3月金酒分別組團到東北高粱種植大城朝陽市和遼寧與當地酒廠交流。
林德恭表示,105年10月20日金門縣政府召開政策小組會議,會中包含討論金酒提的大陸設廠議題,會後縣府財政局函請金酒公司考量執行適法性、財務面及可行性等面向綜合評估,作更深入研析,再簽請長官作最後核定,但金酒隨即在當年11月啟動東北試釀計畫。
林德恭說,106年5月,金酒交流合作案在議會引起討論,縣府為了澄清疑慮,主動移請檢調偵查。今年2月,金門地檢署裁定本案不起訴。地檢署認為本案並未洩漏營業祕密、也沒有所謂洩漏祕方情事,偵查終結全案不起訴。林德恭說,楊陣營的指控是子虛烏有。
吳佩雯說,在陳福海3年多的任內,金酒公司換了5個董事長、3個總經理,對於一個百億企業而言,此舉宛如公司高層大地震,陳福海的決策令人質疑是把金酒當作選舉的提款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