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1日 星期日

王明鉅指出,每次談到核能發電,大家就把蘭嶼低階核廢料掩埋場提出來

許多反核的理由,除了核安,就是核廢料放那裡?台大醫院前副院長王明鉅把各種能源產生的「廢料」做了超級比一比,他認為,核廢料不是不能處理,而是政治人物不想碰這個問題。
王明鉅指出,每次談到核能發電,大家就把蘭嶼低階核廢料掩埋場提出來,認為很危險,他查了一下,蘭嶼輻劑量最高的數值是每小時0.053微西弗,換算下來如果有人就在那兒住的話,每年暴露的輻射劑量是0.46毫西弗。照原能會官員的說法,每年低於1毫西弗以下完全不必管它。
核電廠用過的燃料棒無法處理,是另一個常被臉友們質疑的問題。這些高階核廢料使用了18個月之後,會先被取出來先放在反應爐旁邊燃料池中。和核反應爐一樣繼續以冷的海水來降溫。
等到溫度持續下降之後,先用第一層厚度1.6公分的密封鋼桶密封,接下來再以72公分厚由鋼板與鋼筋混凝土構成的護箱罩住,然後最外面再用35公分厚的水泥構成外加屏蔽。這樣就能確保外面的輻射劑量只有0.05毫西弗/年以下。
用過的核燃料棒,還有90%的能量還沒有被利用。因此目前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與中國核能集團合作,正在發展第四代的反應爐,希望能把世界各國用過的核燃料棒,拿去再利用。
王明鉅說,燃煤發電與天然氣發電,它的廢料是以PM2.5、硫氧化物(SOx)、氮氧化物(NOx)、重金屬的方式直接混合在空氣中,然後就直接送進每個人的肺裏面。
如果台灣真的把面積和一個台北市一樣大的台灣土地、屋頂、埤塘全都用太陽光電板蓋滿的時候,20年之後,就會有7500萬坪的太陽光電板棄棄物要處理。
離岸風電550萬瓩裝置容量,每支4百萬瓦來計算的話,未來將會有1300支以上每支超過80公尺甚至更高的大風車,矗立在新竹苗栗彰化雲林的外海中。20年之後它們仍然會都要除役,這些廢棄物又將何去何從?
核電廠只需要在電廠內10個籃球場大小的地方,就能處理40年的核廢料,而且可以作到與外界完全隔絕,不久的將來更有可能還能繼續利用它的能量,再度拿來發電。
他說,核廢料不是不能處理,而是政治人物不想碰這個問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