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0日 星期三

呂太郎解釋,監察院對不當黨產「不是行使職權也不是適用法律」

監察院質疑黨產條例違反憲法民主國、法治國原則,聲請釋憲,大法官上周五以憲法未賦予監察院法律違憲審查權或專屬聲請權、不符「行使職權」要件等理由決議不受理,監院9日又提年改釋憲案,外界疑惑可能被以相同理由不受理。立法院國民黨立委吳志揚上午在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上詢問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司法院成『駁回院』了嗎?」。
吳志揚指出,大法官拒絕受理近來各項聲請釋憲的理由無奇不有,像是軍公教年金改革,理由是「未提出救濟」、地方政府聲請釋憲,被以「必須請上級機關承轉」打槍;立法委員就前瞻聲請釋憲,大法官卻說「有立委沒有投票」而被剔除聲請資格;而監院就黨產條例提釋憲,大法官也說它沒有提起的權利,這情況下,司法院還說不是「駁回院」?。
吳志揚詢問呂太郎,不受理的投票票數是幾比幾?呂說「這不能透漏」,吳痛批誰贊成、誰反對也不能公布,根本是「黑箱」,並指今年是釋憲70周年,對不受理監院聲請持反對態度的大法官湯德宗特地留下不同意意見書,還質疑何不循前例受理監院聲請,大法官難道不怕國人納悶「是在為政治服務、為執政黨護航?」。吳說,70周年留下這樣的文字,整個大法官都蒙羞。
呂太郎解釋,監察院對不當黨產「不是行使職權也不是適用法律」,吳反問「監院哪有違憲審查?它只是聲請釋憲」,呂說依照大審法規定,憲法與增修條文規定,監察院若非彈劾、糾舉外,無法行使職權。
吳志揚接著再說「司法院是最大的受害者欸!空有釋憲權,卻不解釋!」,嚴重質疑司法院大法官會議這樣做,變成「擋藍不擋綠」,湯德宗寫下這樣的語言,是逼人家辭職嗎?並舉環保署、促轉會、公平會高官接連去職為例,質疑人民怎麼期待,而總統蔡英文國慶中還「忘記」提司法改革,情何以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