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

沈君山的學生、中研院院士黃一農表示,沈君山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人道主義者」

沈君山的學生、中研院院士黃一農表示,沈君山是一個「無可救藥的人道主義者」,早期投入很多心力在鬆解藍綠間的矛盾。藍營主政期間一些政治事件,以及早期兩岸間的關係突破,「沈校長在其中扮演了很特別的角色,用他的睿智,鬆解歷史的包袱」。
黃一農是沈君山在清華大學物理系任教時的學生,他說,距離沈君山第三次中風12年左右,他相信沈君山應該走得還算窩心,「因為他很多所有最熟悉的人和最好的朋友和學生都在身邊,昨晚跟他一一告別」。
黃一農指出,沈君山是一名歷史人士,大部分學術界人士都只鑽研少數領域,但沈君山可以跨界到非常多的範疇,而且不只是學術的範疇,運動方面也不錯,足球籃球都行,圍棋、橋牌也非常厲害,「他只要想玩的都會玩到最精彩的地步。」
黃一農表示,沈君山的學術領域也做得相當不錯,能夠當到普渡大學的正教授,也是非常難得。對於科普也投注非常大的關心。
清華大學校長賀陳弘因為太難過,無法受訪,可見賀陳弘跟沈君山的情誼相當深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