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1日 星期五

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日前一篇「誰殺了我們的外交官?」在網路上廣泛流傳

台大政治系教授蘇宏達日前一篇「誰殺了我們的外交官?」在網路上廣泛流傳,批評長於政治操作的政要化使節,如何佔盡好缺,卻表演作秀丶推卸責任;如今他再度指出4項要點,表示國家骨幹的文官體系正遭到嚴重且全面的啃噬,台灣正在民主或獨裁體制的轉捩點,並指出民進黨政府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除了勇於摧毀文官體制,也正一步步試圖摧毀言論自由。
蘇宏達說,在發表「是誰,殺了我們的外交官?」一文後,這一週內陸續看到了以下幾件反民主的政治惡行:第一、屏東縣政府發言人以一種威脅和黑道的口吻丶主人對奴僕的語氣,脅迫屏東縣公務員替民進黨輔選;第二、管碧玲女婿未經外交特考丶公開甄審,逕派泰國代表處任外交官,坐享高薪。民進黨政府不但不檢討,反而處處護航;第三、宜蘭縣代理縣長陳金德遭監察院彈劾後,行政院一路相挺,堅持他仍然可以繼續執行縣長職務,不必離職。
蘇宏達說,這三件事情都顯示,作為我們國家骨幹的文官體系正遭到嚴重且全面的啃噬。為什麼呢?
第一、當屏東縣政府發言人被發現以如此流氓惡霸要脅所屬公務員後,他竟然可以請辭獲准,而不是撤職查辦。這麼嚴重的情節,豈能請辭獲准?只有撤職查辦!
第二、管碧玲女婿的事情,外交部吳部長一直沒說清楚,駐泰代表處為什麼特別有這種需要?五個外交部認為可以合法外派的機要缺,請問現在另外四個缺擺在哪裡?
第三、陳金德的事情就不必多說了。他的爭議,罄竹難書,民進黨卻因為選舉需要而全力相挺。大家只要想一想:如果今天是一位沒有政治背景的宜蘭縣文官被彈劾,他還能留任嗎?
蘇宏達表示,再回到十天前,促轉會副主委張天欽的囂張霸道,竟公開以東廠自居,然後促轉會主委黃煌雄自陳,連公文都看不到。這件事,我們整個國家都該感謝錄音爆料的吳佩蓉女士。因為我們終於看到了轉型正義的真實目的和具體運作。真實目的就是鬥爭政敵、鞏固政權,具體運作就是架空枱面的主委,讓躲在檯面下的副主委秉承上意丶攻擊政敵。但是,張天欽也僅是請辭獲准,沒被撤職查辦。
蘇宏達表示,這些都不是獨立事件,而是一種系統性的權力壟斷和鬥爭佈局,讓台灣朝著建構一個「新威權黨國體制」邁進。「轉型正義」對於當權者的具體作用,主要就是把已經不存在的國民黨威權體制,從歷史中重新拖回當前的現實政治中,豎立成一個稻草人,成為一個事實上不存在的仇敵,再以此來分別敵我丶展開鬥爭,最終建成一個全新的民進黨黨國威權體制。
蘇宏達說,新的黨國威權體制有什麼特徵呢?
一個,就是在體制組成上,不斷擴大政治任命,依據關係和政治忠誠度用人,大幅限縮文官制度,同時恫嚇挾制文官。一個民主國家,中立的文官是國家治理的穩定基石,讓政府能依法行政,不因政黨輪替而搖擺。如果愈來愈多的高位要津都改成政治任命,那麼我們的文官體系將萎縮成政黨的附庸,再加上如屏東縣府發言人般的恫嚇,完全被挾制成為威權的工具。尤其,當政治任命取代文官時,「關係」就取代了「制度」,成為台灣社會未來晉升的依據,那不但扭曲了整個價值,大幅降低台灣人的競爭力,更讓沒有背景家世的年輕一代,完全沒有翻身的機會。
另一個,就是一步步限縮言論自由。因此,我特別要說一說當權者最近強打的所謂「假新聞」。刻意造假蓄意說謊的言論和訊息,當然是不該被接受的,這個在我們現行的法律上已經有清楚的規範和處罰。但是,排除了造假和說謊之外的一切言論,除非涉及「蓄意侵害他人法益」及「明顯立即公共安全」,否則皆應屬於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範疇。現在民進黨政府則顯然是想在既有合法合理的言論自由範疇中,增加政府管制及懲罰的權力,這是連他們批判的國民黨政府,在解嚴民主化之後都不敢做的事情。但是,他們竟然堂而皇之到了幾乎大言不慚的程度,試圖強要這個社會接受這種限縮言論自由的不合理訴求和規範。所以才逼得我們不得不相信,民進黨政府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除了勇於摧毀文官體制,也正一步步試圖摧毀你我的言論自由。
蘇宏達指出,台灣正站在民主或獨裁的轉捩點上,如果我們放任民進黨政府繼續擴大摧毀我們的文官體制,放任民進黨政府限縮人民的言論自由,那我們就成為親手埋葬民主自由的共犯,自願成為新威權黨國體制的奴隸,而為後世的台灣人所唾駡。相信我,這不是假新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