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20日 星期四

以核養綠公投提案領銜人黃士修,因為絕食多日送醫,今天凌晨出院回家後

以核養綠公投提案領銜人黃士修,因為絕食多日送醫,今天凌晨出院回家後,在臉書發文指出,在倒下前說過,很多人都來問我,什麼時候集結大型抗議行動?這樣絕食,只會白白犧牲自己。「我都回答他們,錯了,我的倒下是有意義的。當舉辦全國選舉的機關被少數人把持,我們已經沒有公平的選舉了,台灣再也不是民主的社會。」
貼文全文如下:
重回絕食現場。
我出院後,回家洗完澡睡覺,半夜醒來,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我打電話給已經開始絕食的彥朋。
「你上週不是送完件就要回日本嗎?」
彥朋一開始支支吾吾,在我逼問之下,他才坦承收到京都大學助教的信,如果他再不回去,有可能被退學。
彥朋的博士論文已經寫完了,只差最後的修改和口試。這半年來為了公投,他自費往返日本和台灣無數次,存款也要見底了。
「你一定得回去。」「可是我必須留下來。」
我們討論了很久,最後我說,你先睡覺,我也先睡覺,明天白天再談。
在我絕食期間,彥朋不斷忙進忙出,我倒下之前,他就有點感冒發燒,身體狀況可能比我還糟。
「我需要你拿到博士學位,因為你是放射線專家,這場戰爭不會就這樣結束。」
最後,彥朋終於妥協,我叫他立刻訂機票,回京都完成學業。
大不了,我再次回到中選會門口,坐下來。我也跟漢廷說了,由我來陪他。
總之,我需要大家的幫忙,請你們借給我一點時間,一起來中選會門口絕食靜坐。
我在倒下前說過,很多人都來問我,什麼時候集結大型抗議行動?我這樣絕食,只會白白犧牲自己。
我都回答他們,錯了,我的倒下是有意義的。
當舉辦全國選舉的機關被少數人把持,我們已經沒有公平的選舉了,台灣再也不是民主的社會。
有很多民進黨的黨公職人士,也無法容忍中選會公然舞弊。跟錯派系,年底就可能落選,沒有人能吞得下去。
你們知道,我一個人絕食,已經上了國際新聞,美國、新加坡、中國大陸都接連報導了嗎?因為我絕食抗議,竟然是為了要求政府遵守法律,還給人民選擇的自由。
而且我完全守法,不陳抗、不示威、不衝突、不佔領,不讓警察弟兄為難。府院黨亂成一團,完全不知所措。
因為它們知道,一個黃士修倒下之後,會有第二個、第三個人,逐漸開始絕食靜坐。
這個政府,不怕你集結一千個人衝撞立法院,它可以鎮壓,警察被迫上第一線執勤,也很心痛。即使上新聞,兩天之後就沒了。
但是它們會害怕,越來越多人安安靜靜坐在中選會門口,什麼都不做,就是絕食。當一百個人坐滿這裡,就會是嚴重的國際事件。
以5小時為1林義雄單位,我們會製作紀念貼紙和證書。
有空就來,有事就走。回家休息,上班上課,不需要勉強自己。但同時在現場的人數,會越來越多。
歡迎號召親朋好友,來參與這場和平革命。相信我,再極權的政府,也會垮台。
特別是民進黨的同志,如果你們還記得民主進步黨的黨名怎麼寫,台灣有多少民主前輩流過血、坐過牢,爭取到現在的選舉制度。
請來守護你們的黨,不要被那個人親手葬送。
網友則紛紛加油鼓勵「加油!完成學業對這場公投幫助更大!」、「從土條倒下的那一天起人人都是黃士修」、「黃士修,加油,不要再絕食了,有好身體才能做其它的事情」、「讓他們知道人民才是他們需要怕的對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