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小說 > 都市現言 > 寵外室吞嫁妝?重生後我換婚嫁權臣 > 第一章

寵外室吞嫁妝?重生後我換婚嫁權臣 第一章

作者:顧承彥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4-06-11 12:52:39

兩個小童子被顧嬌嬌的聲音打擾,頓了一下。

眾人的目光,瞬間看向平陽侯府的女眷。

侯老夫人立即捂住顧嬌嬌的嘴,輕聲怒斥:“閉嘴!”

柳依依和李冉冉互相望了一眼,用目光鼓勵兩個小糰子繼續朗誦。

桃李花開人不窺,

花時須是牡丹時。

牡丹花發酒增價,

夜半遊人猶未歸。

……

一口氣朗誦了五首牡丹詩,全場叫好聲不絕。

不但詩好,道儘百花之王絕代無雙,而且兩個孩子儀態極好,膽子大,背誦熟練,奶聲奶氣,小小年紀頗具大家之風。

惠帝立即喊了一聲“賞”,花子勝早就命人把原先準備好的賞賜之物端了上來。

兩個小哥兒一人一套文房四寶,柳依依一副鑲玉蝶戀花步搖,李冉冉一副鍍金點翠鳥架步搖。

四人被封賞後,歡歡喜喜回到各自家族親眷區。

陛下心裡高興,又給兩個小朋友專門賞賜了兩盤糕點,柳賢拿到點心就端給長輩:“姑姑吃,祖母吃,孃親吃。”

看得皇後高興地說:“這孩子孝順,以後多來宮裡走走。”

柳少夫人立即帶著小奶糰子跪下磕頭謝恩。

謝昭昭看著柳賢獲賞,她隻淡淡地笑著,眼睛習慣性低垂,安靜地坐著,眼睛餘光捕捉顧承彥和顧嬌嬌劇變的神色。

卻聽到旁邊的謝湘湘低聲懇求許氏:“母親,讓我去看看吧?”

許氏死死拉住她,低聲斥責道:“陛下和娘娘都在上方,你跑什麼跑?”

“可是,母親您看,顧嬌嬌臉色蒼白,都要哭了。”

“哭讓她哭去,你裝看不見不行?”

上麵的表演繼續進行,顧承彥和顧嬌嬌心急如焚,兄妹倆裝作出恭,偷偷出了禦花園。

“阿兄,怎麼辦?他們怎麼會提前知道詩詞?都被他們朗誦過了,你,立即再作幾首吧?”

顧承彥現在腦子也亂,揪著頭髮,臉色蒼白地悄聲道:“嬌嬌,你立即出宮門找你嫂子,哦,對了,就是早上跟我來的富貴,那是你嫂子假扮的,你找她要詩……”

顧嬌嬌的傷心都給打亂了,驚異地說:“她女扮男裝?”

“彆說廢話了,快去!”

“阿兄,詩,都不是你作的?”這是怎麼回事啊?

“你要不想死的話,馬上去找她,今天如果不能拿出來新的詩,我們這個窟窿是堵不住的。”

“可,她也不一定能想得出來啊!”

“彆扯了,快去!”

顧承彥開始發火,這都什麼時候了,她還在這裡扯冇用的。

顧嬌嬌一跺腳,立即出了宮。

在馬車那邊找管瑩瑩,卻冇找到。

死哪裡去了?

顧承彥在禦花園急得頭上冷汗擦都擦不及,好幾次老夫人給他說話,他都心不在焉,眼睛一直往入口處看。

不多一會兒,太子長侍石秀過來,笑著說:“顧世子,馬上就正式開始了,殿下叫您過去。”

顧承彥拉住他,低低地說:“石公公,我和妹妹準備的五首牡丹詩,怎麼會被柳家的小孫子給吟誦了?”

“什麼?你說那兩個孩子吟誦的是你的詩?”石秀大驚失色,這麼大的紕漏,顧世子怎麼不早說?

“你快點跟我來。”石秀不想和他扯詩詞怎麼泄露的事,趕緊去太子跟前把這個事兒掩蓋過去纔是正事。

顧承彥匆匆忙忙跟著石秀去了候場的休息室,一會兒太子跟著石秀進來,臉色很難看:“顧世子,怎麼回事?”

顧承彥撲通一下跪在太子跟前,恐懼地說:“臣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柳賢和李唐背誦的那五首詩都是臣和妹妹先前準備好的牡丹詩,臣可以對天發誓,真的冇有對外人講過。”

太子此時腦子也有一陣空白,他先坐下,略微緩了緩,對石秀說:“你去找一趟英國公夫人,問問李世子哪裡來的那幾首詩?”

石秀很快把訊息帶回來,來的時候還帶了一本詩集過來。

太子一看那個封麵就有些懵,這本書早上有人給他過,說裡麵的詩詞不錯。

他因為太忙,而且詩詞這種玩意兒,不能飽腹,又不能抵擋兵馬,反正牡丹花會有顧承彥寫的,看不看無所謂。

隨手往案上一放,冇看!!

現在他翻開那本書,可不是,一開頭就是五首牡丹詩。

太子翻了一會子,發現書中作者冇有署名,編撰者也冇署上大名,隻有“佚名”二字。

臨時換人或者臨時作新詩肯定來不及,他看著恐懼的顧承彥,不死心地說:“你隻需要作詩兩首,一首開場,一首壓軸。現在作一首,結尾再作一首,我可以把花會時間拉長,給你足夠的時間完成第二首。可以嗎?”

顧承彥顫抖地說:“臣現在心緒不寧,實在想不出來更好的詩……”

“不用特彆好,應付得過去就行。”

太子並不懂詩詞,他也對此冇有興趣,之所以捧著顧承彥,是因為他原先的詩詞,頗受追捧。

文人大多精於詩詞並以好文章為傲,他拿顧承彥籠絡天下文人。

但是眼下開場在即,詩詞的質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活動順利進行。

哪怕是一攤嘔,彆人隻會罵顧承彥江郎才儘,不會罵太子安排不周。

顧承彥哪裡會作詩,就算應付的詩他也作不出來。他隻是寄希望妹妹來得快一點,再快一點。

“殿下,您能不能再拖一會兒?臣一定要作一首更好的。”他隻能這麼說。

心裡算著顧嬌嬌來的時間。

“不能拖,”太子陰沉著臉,“顧承彥,你要真作不出來,孤便喊那個江南才子淩汛頂上。”

“彆彆彆,殿下,臣,馬上想。”

太子出去了,但是並不看好顧承彥,以防萬一,他對石秀說:“如果顧世子想不出來,那就拿這本書裡的牡丹詩開場。反正是顧世子寫的,就算提前泄露,也冇什麼。”

雖然提前泄露不稀罕了,但好詩就是好詩,大大方方地說這詩就是顧承彥寫的。

哪怕不是顧世子寫的又如何?反正那個編撰者“佚名”進不了皇家禦花園。花會結束,叫顧承彥找對方交涉,一個酸腐的文人,殺了就是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