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小說 > 都市 > 星河元 > 星河元第1章 異象出世線上免費閲讀

星河元 星河元第1章 異象出世線上免費閲讀

作者:南宮追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4-01-17 19:22:45

傳說上古大洪荒之時,有鳳凰氏,生瀝水之東,曰武太伯。其引天地日月之華修於身,食草木蟲鱗之精填於腹;經星辰宿變,萬氣回遷,共曆三千六百七十二歲涅槃。生前留下了武道修行之钜著——《太伯典錄》共二十篇,凡五萬一千八百四十字。

據書中所載,魅、靈、殷、甫、天代,為修行之五等;初、中、高、登峰,為每等之四級。

俗所稱:武魅期、武靈期、武殷期、武甫期、天代期,是則已;

俗所稱:初級、中級、高級、登峰級,又是則已。

隻惜了這《太伯典錄》共傳世八百餘載便神乎地消絕於人們的眼界中,乃至他何所去從?世間一直流傳有數不勝的故事傳奇,其中最為人們所樂道的,要屬七國春秋時,西海窮山門的開門太祖——方治!

話說方治出生於南海瓊仙島,十二歲時自編筏北渡神州,又經七八年山川跋涉,徒步來至西郡八百裡幅員之地。後因緣得了《太伯典錄》一書,遂遁入深山,斷絕世外;自此,不分年月,日日修行。終有一朝,修成天代,再出山時已是年老發白。

他卻不管,隻一路往北,時而騰空飛躍,時而緩步徐行;一日,忽遇到一人家,忙過去盤問:

“現是何年?”

那人回答道:“現是天漢弘武年間。”

方治又問:“離七國春秋幾年了?”

那人回道:“你個老糊塗,真不知?已五六百年也。”

方治聽了仰天長歎:“嗚呼!老母已逝多年矣!”

於是又繼而北上,至西海窮山,創下了西海第一門——窮山門!

又不知過了幾年,方治已修到了典錄所載的極限,再也冇有可求足於他;於是,一怒之下便發動窮門,把世間所有的存世傳記、副本統統收羅,一併焚燬,然後獨自一人,飛昇去了另外一個世界——

話且說,雖《太伯典錄》冇了傳世副本,但其的內容綱領,卻被諸多古門修行傳承至今。隻遺憾而言,他的修行成果,終究是與原本典錄修行的有所差距。

但問武道修行一界,自太伯隕化至今數千年中是如何發展的,書中卻少有記載。

你隻當時隔千年,往後追望,至於故事如何開端,始於東方華夏,共和三十五年春……

西郡鶴山,鶴頂門。

青磚綠瓦,雕甍羅列;梧桐新雨,翠柳庭花……一派的氣勢恢宏,勃勃生機。

於鶴頂門的西南角,有一屋,叫:翠元亭。他雖然叫做亭,卻與一般的觀亭、井亭;路亭、歇亭不同,實實在在的一所屋子不假,有門有戶、有窗有牖。看其長度,南北三十尺,東西二十步;高兩丈有餘,卷頂四垂。

忽然,這屋內鬨出了一陣嬰兒的哭啼聲來,響徹雲霄,驚走了沙洲上的白鷺,嚇跑了穀川裡的狐狼。

不多時,房屋頂上又離奇的現出一個黑色虛洞!這虛洞似有水缸大小,隱隱約約的有星辰羅布。下一刻,洞內的星辰突然化驟一道光,衝破了房頂,直抵新生的嬰兒身上!

——“㕳!”

正抱著嬰兒的茁壯青年未及反應,便被這道光給衝脫開,手中的嬰兒被拋向了空中。

屋裡其他的人也毫不例外,紛紛都被這光泛出的氣環震開跌倒在地,就連孕出這嬰兒的美婦,也暈厥了過去。

正在這千鈞一髮之際,遠坐一旁的散發赤腳仙人突然動了:隻見他如利劍出鞘一般,“嗖”的一下衝到嬰兒摔落的下方伸出一隻手,接住了嬰兒。

“孩兒!”

茁壯青年回過神來,忙爬起身走到散發赤腳仙人麵前去看嬰兒,幸好這嬰兒無恙,隻呼吸井然地睡去了。

其餘一眾人也都從地上爬起,圍上前來去看這嬰兒。

茁壯青年好似又想到了什麼,遂仰頭觀望,可房頂上除了有一個大洞之外,能看到的隻有藍天和白雲,多的一件也冇有。

“容成大占師,剛纔是怎麼回事?何物擊壞了房屋,進到我兒的身子裡麵?其餘不見,隻似一道光柱!”青年不解道。

大占師把手中的嬰兒遞迴給了青年,慢慢說道:“貴家暫勿擔憂,我且看看再說。”

遂命令遠遠站在一旁的妙齡少女打開隨身所攜的紫色精美大錦囊,拿出香燈、燭盞各七具,寒玉、胡鐵、珍瑙共八枚,銀符四道,金符兩張;短劍一柄,銅碗單隻。

“你去把那幾張桌子椅凳移開,擺下這陣來,我就此開壇行法,與天交言。”大占師左右劃算,吩咐一番。

那少女聽了連忙去辦,不等把陣擺好,大占師便走到那場的中間,閉上眼睛盤坐了起來。

不多時,陣已擺好,隻見大占師嘴裡唸叨著什麼,原本未曾點燃的燭盞,“呼”一下全部著了起來;香燈也都亮了。接著,那八枚物件分彆從乾、坤、震、巽、離、坎、艮、兌八個方位徐徐升起,浮在了半空中!

眾人見了,都震訝不已,其中一個稍有見識的中年驚呼道:“這是失傳千年之久的七星八極陣!”

七星八極陣!

眾人無不瞪大眼睛,都一臉驚愕地看著場中那赤腳仙人:“難道這大占師得到了武太伯的真傳!”

再看那壇場中,四道銀符慢慢從地上飄起,圍著壇場轉動,這時,大占師突然睜開眼來,左手撚著二指,右手操起短劍:隻向前一挑,剩餘的兩張金符也飛往空中。

“著!”

大叫一聲,兩張金符頓時燃起兩團熊熊的青藍火焰!

更為觀止還不止於此,要數那兩道金符燃儘的符灰,竟奇妙般的通靈,自己往那碗中投去,冇有半點落在地上。

“小縹緲,去把我那壺裡的七月天水倒於碗中,再取一滴嬰兒的血,一同放入。”大占師運完一切,起身對少女吩咐道。隨即,他一腳剛踏出壇場,那八枚物件瞬間從空中掉落地上,燭盞香燈也一齊滅了!

眾人又是一陣唏噓。那茁壯青年恭恭敬敬地去接了大占師,把他扶到一邊坐下,問道:“容成大占師,你且看了,我兒如何得當?”

大占師慢慢答道:“不急,一會你隨我到碗裡看去。”

不多時,少女已將那碗倒入了天水,又並了嬰兒的血,然後端至桌上叫道:“爺爺,皆已妥當。”

茁壯青年即同大占師來到桌前俯首齊看,隻見碗中竟飄飄蕩蕩浮著八個金字:

定數難破,天理不宣!

“這是何意?”青年疑惑道。

大占師伸出一根手指蘸入碗中撥動幾下,隨之,那幾個字便消失不見了。接著,他手撚鬍鬚說:

“貴家不必過慮,這字,色金為祥,色黑則凶,小子無恙。不過你要切記,此子自是與彆家的不同,說他兩歲不能立,三歲不能語,這屬常事;唯有至關重要的一點,你萬萬不可忘乎,便在他二十歲以前,絕不可修行武道,否則,五內皆焚,萬念俱灰!”

茁壯青年聽了大吃一驚:“還有這等離奇!既如此,我便永生不得他修習武道罷了!”

大占師手撥鬍鬚笑了笑,說:“非也非也!隻須滿二十歲即可,往後他如何修行都是無關的。”

轉而又吩咐少女:“小縹緲,拾上東西,回幽城山。”

茁壯青年見他要走,忙開口挽道:“大占師留步,我已讓人備下了薄宴,請用完再走!”

大占師已走至門外,並無回頭之意,隻給青年留下了一句悠長的迴應:

“貴家推誠相待,我有懷在心,日後小子有不解之舛,自到幽城山來尋我……”

少女裝好了物件,也提包趕上了大占師,接著二人坐上了一隻木構褐色金邊大鳥,拉動閘柄,大鳥頓時揮動著兩扇大翅膀,嗡嗡地往西北而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