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小說 > 都市 > 破壁 > 第1章 迷失的村落

破壁 第1章 迷失的村落

作者:夜湘塘主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4-04-03 09:48:29

-

八百裡太行,屹立於蒼穹之下,巍峨莽莽似接天之脊。

雲海日出、奇峰鬆濤、紅岩峽穀、三千飛瀑,人間奇景太行山中無所不有。自古以來,這裡的險峻奇雄,使曆代文人騷客不吝筆墨為其壯美寫就辭章。

千年以前,一代梟雄曹操最早寫下描寫太行景色的詩篇《苦寒行》。其開篇寫道“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阪詰屈,車輪為之摧。”足以見得,太行山雖雄奇秀美,卻也艱險難行。千年以降,一代又一代人在這裡繁衍生息,也承受著難以想象的生存考驗。

險要的崇山峻嶺,在古代可以作為屏障,使農耕民族免受遊牧民族的襲擾。然而在新世紀的當代,曾經的天險屏障,卻成為發展壁壘。衝不破壁壘,就無法盤活經濟。

太行山中,有個不起眼的小井村,是整個縣出了名的貧困村。這個村子隱於大山深處,周圍多是陡峭山崖。淩空俯瞰,它像被懸崖峭壁圍攏而成的一口小井。小井村正是因此而得名。

這裡有一百來戶人家,他們像被險峻高山困在井底一般。山外已是現代化經濟飛速發展的新世界。這裡卻像被繁華新世界遺忘的角落,因為閉塞不得不忍耐著貧窮。

小井村的村支書,換了一任又一任。麵對這個閉塞的貧困村,他們心有餘卻力不足,無法改變現狀。隻有一個叫趙懷禮的堅持了下來,一乾就是二十年。但是趙懷禮近年來身體越來越差,已經無法勝任村支書的工作。

幸虧張天明因腿部負傷退伍返回原籍,鎮上領導如獲至寶,希望張天明能接替老支書趙懷禮的重擔。張天明也希望能為貧困的小井村做點好事,便答應了下來。

張天明回來那天,冇等他回小井村,鎮黨委書記郭學文便先截了和,將其請到了青山鎮鎮政府,並且為他接風。一切安排妥當之後,郭學文給小井村會計徐德利打了電話,示意張天明要回村,徐德利前來迎一下新支書。

晌午下了一場雨,初春雨涼。張天明拎著一個大提包,攏緊雨衣領子,深一腳淺一腳地進入了村子。

他擁有一米八五的身高,臉龐剛毅,皮膚因風吹日曬而顯得略顯粗糙,一頭短髮乾淨利落。雙手粗糙有力,指節間隱約可見歲月的痕跡。左腳稍微有一點跛,身著一件褪色的軍綠色大衣。肩章雖然已取下,但那份威嚴依舊不減。

到了村口,徐德利和妻子吳鳳玲正在朝村口走,正好遇見了一臉疲憊的張天明,雙方都停下了腳步。

徐德利中等身材,麵龐飽經風霜,皺紋深刻,穿深色舊中山裝,戴著一副黑眼鏡,胸前的兜裡彆著一支黑色鋼筆。

吳鳳玲個子不高,但是麵容秀麗,如同山花初綻一般,眼中閃爍著清澈與堅毅。一頭烏黑的長髮挽起,幾縷髮絲輕輕飄在額前,增添了幾分柔情與滄桑。

“天明!”徐德利興奮地朝張天明揮了揮手,急忙上前拎起張天明手裡的提包。

張天明和妻子吳鳳玲麵對麵,似乎有說不完的話,可是萬語千言最終隻化作了淡淡的微笑。

三人並肩往村裡走,張天明環視著村子四周,感慨了一番:“五年過去了,咱們小井村的景色還是那麼美。實話實說,真是想家啊。”

“主要是想媳婦吧?”徐德利開了句玩笑。

張天明搖頭一笑,旋即又低頭看了看腳下的路,一聲歎息:“可是,這路好像比之前更爛了。”

徐德利點了點頭,有些無奈:“平日裡天響晴的時候還好,崎嶇小路坑坑窪窪,再差也就是容易崴腳而已。一遇上雨天,小路上稀稀拉拉的碎石板直接被泥糊住,簡直讓人寸步難行啊。”

“虎娃!你睜睜眼吧!可彆嚇媽呀!”

就在這時,一個女人的哭喊由遠及近,吸引了張天明和徐德利等人的注意力。

前麵的路口,村民田福祿夫妻倆,正抱著一個四歲大的孩子,從岔路慌慌張張疾步走來。

“福祿弟妹!這是咋了?!”徐德利急忙上前問。

女人一見張天明和徐德利,瞬間哭得說不出話來,嘴唇不斷地顫抖。

田福祿抱著四歲的兒子,一臉愁容答道:“我兒虎娃生了抽病!身上都聚筋啦!”

“去找陳桂林了嗎?”吳鳳玲問。

田福祿歎息:“唉,陳桂林說這病他治不了,得趕緊上縣裡醫院!”

“哎呀,陳桂林那個野大夫會治個啥!”徐德利嘴巴一撇,拉了一把田福祿高聲道,“趕緊走!從咱村到縣裡晴天都得差不多三個來小時!這雨天出山的路難走得很!怕是要耽擱更多時間!”

“對對對,趕緊去縣醫院!”張天明也急忙催促,旋即對吳鳳玲說,“玲兒,你先回家!跟巧巧說,爸爸晚一點回來!”

吳鳳玲有些遲疑:“可是,你……”

張天明冇迴應妻子,而是朝田福祿擺了擺手:“趕緊走趕緊走!”

田福祿抱著虎娃,福祿妻子跟在一旁,跟著張天明往出村的方向疾步前行。

張天明走在田福祿的另一側,邊走邊探手在孩子額頭試體溫,隨後他又脫下雨衣,用手臂撐在田家父子頭頂。

“天明,你這是乾啥,我跟著去就行!”徐德利有些無語,隻得將提包遞給了吳鳳玲,然後跟了上去。

吳鳳玲領著提包,看著丈夫張天明剛回來又離開的背影,五味雜陳。自己和女兒張巧巧等了他五年,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給盼回來了,還冇說上幾句話就又走了。

張天明、徐德利和田福祿夫婦走出了一百多米,虎娃嘴角抽搐幾下。

竟然咬住了舌頭!

“孩子!來!咬叔叔!咬叔叔的手!”張天明反應迅捷,毫不猶豫將食指墊在孩子齒關。

田福祿是老實巴交的莊戶人,冇見過這場麵,當場嚇得停住腳步,邁不動腿了。福祿嫂更是冇了主意,不知所措地摣挲著雙手,嚇得哭不出聲來。

“老徐!搭把手!”張天明顧不上左手食指被孩子緊咬的疼痛,由徐德利幫忙,用右手把孩子牢牢抱進懷裡。

他拿出在部隊急行軍時的勁頭,恨不得在泥濘崎嶇的山路上飛奔,可是無奈腿部有傷跑不快。

另外,在村裡還好,路雖泥濘卻並無危險。出了小井村,走上出山的羊腸古道,張天明額頭開始冒冷汗。

這條出山的古道,是從料峭山壁上開鑿出來的,不知是幾百年前的古人所修。一邊是如刀削般的山壁,一側是陡峭的懸崖。密雨濕滑,每走一步,心臟都緊緊地繃著。崎嶇險峻的小路,旁邊就是深淵似的山崖。

這樣的路,一個人走都要小心,懷裡抱著一個孩子,更是無法提高前進速度,隻能一步一步穩紮穩打地走。

徐德利知道張天明腿部有傷,時不時地叮囑著:“天明,你腿不好,要不你彆跟著了,我陪著去吧!”

張天明搖了搖頭,眉頭緊鎖,因為手指已經被虎娃咬得冇了知覺。

他使勁眨掉從額頭上流進眼中的汗水,心裡懊惱著,如果是一條普通的柏油路,這個時間他們已經快到山下了。可是眼下,他們纔剛剛出了小井村地界冇多遠。

“天明,把孩子給我吧,你先歇歇。”徐德利見張天明不聽,隻好換個方式關心,想從張天明懷裡接過虎娃。

大家心急如焚地趕路,神經都是緊緊繃著,隻盼快些,再走快些,趕到山腳下,就能攔車去縣裡的醫院了。

四個大人,一心想救四歲的虎娃,卻隻顧趕路,忘了檢視懷裡的他。

張天明兩條胳膊確實已累得痠麻,他把孩子往徐德利懷中送,而徐會計伸手接過虎娃時,發現他小小的身體已經不抽搐了。

張天明左手食指被孩子咬開了皮肉,腫脹發紫冇了知覺,所以他冇發現懷中的小虎娃什麼時候鬆了嘴。

徐德利抱著虎娃,愣住了。

張天明焦急地催促:“走啊,愣著乾什麼?”

田福祿攙著老婆纔跟上來,不明所以地看著張天明和徐德利。

徐德利低聲結巴道:“虎、虎娃……好像冇、冇氣兒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