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台灣小說 > 其他 > 【hp】不可解 > 萬歲/廚房/情人節

【hp】不可解 萬歲/廚房/情人節

作者:春閒乘月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4-04-03 09:00:09

-

【燒水壺】

那一晚,想要外出散步是不可能了。午飯後,西風颳了起來,接著又下起了滂沱的雨。

瑪格蕾在廚灶上燒著水,孩子們在地毯上玩。羅茜把小弟弟攬住,在凱瑟琳懷裡塞了隻白色小熊,玩辦家家酒。剛足月的萊安比娃娃大不了多少,躺在兩人之間半眯著眼睛,幸好睏了,不然又是哭鬨。

三個孩子,瑪格蕾忍不住歎氣。昨天,她纔在教區集會上向好鄰居們解釋,新來的姑娘是親戚家的孩子,父親參軍了。鄰居們長籲短歎。可當她說到自己因為焦慮總下不了奶水時,她們都不免意興闌珊。

“這又不是第一個孩子了。”

瑪格蕾有一位總是見不著人影的丈夫。這犯了一些人家的忌諱。他們更樂意聽到有關她的醜事,在和諧的鄰裡間新增些不那麼體麵的樂子。不過瑪格蕾確實有一個秘密,她因此驕傲著:她丈夫是一名巫師。手持魔杖,關上窗子後,可以一邊打毛線一邊刷碗。

爐上的水燒著。瑪格蕾想:巫師和人一樣蠢。總因為各種理由爭鬥。克林頓這次走之前和她詳談過,他已然捲入了這場“黨爭”。那個黑巫師屠殺了很多人。殺戮,就不是單純地在大庭廣眾之下互吐唾沫,驢子鬥大象,死去的巫師屍體被放在魔法部的噴泉旁。瑪格蕾忍不住想起,祖父在二十幾歲時聾了耳朵,父親二十幾歲閉上了眼,屍首都冇拚全。

她捏緊羅德裡赫·克林頓的胳膊,還是放了手。

凱瑟琳是克林頓走後來的。克林頓陪產了四個月,萊安出生不到半月後又離開了。過了不到兩天,勞倫斯·文森特斯抱著一個女孩來了,凱瑟琳,她麵色蒼白,勞倫斯說她是第一次坐門鑰匙。瑪格蕾追問勞倫斯克林頓怎麼樣,勞倫斯點點頭,克林頓的加入救了一個麻種巫師。瑪格蕾接下了女孩。“他能幫到忙真是太好了。”

凱瑟琳留在了班納社區,她很乖巧,可能有些拘謹。瑪格蕾反到輕鬆了不少。羅茜不會覺得看守弟弟的活無聊了,也不問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她一直纏著自己的“新姐姐”,雖然不是“新哥哥”,但總比新弟弟好。

壺水開了,熱氣帶著尖銳的轟鳴。把萊安吵醒了。小嬰兒發出更尖銳的哭聲,劃破兩姐妹的熱鬨,孩子們不知所措,羅茜也要哭。瑪格蕾關掉煤氣急忙去看他。幾番鬨鬧,才叫他入眠。

羅茜站在板凳上用熱水洗臉,凱瑟琳卻悄悄走進瑪格蕾的房間。她看萊安閉上了眼,低聲喊:“瑪格蕾——”

“瑪格蕾,我什麼時候可以回家呢。”

瑪格蕾放下萊安,把凱瑟琳抱到床上。羅茜洗漱完後也滑上床,留了一邊給新姐姐。她們蓋上被子,瑪格蕾在床邊打著扇子,輕輕地唱著歌。

回到屋裡,她把枕頭底下、寫著奧莉薇婭·文森特斯死訊的信件和遺書鎖進到抽屜裡。

【初晨】

那天很不一樣。凱瑟琳開眼,清晨的光照進屋子。萊安現在應該在搖籃裡睡著。他在半夜三點又鬨了一次,瑪格蕾抱著他逗弄了很久。羅茜冇醒,但是凱瑟琳迷糊間聽到了孩子的哭聲。又過了很久,傳來了開門的聲音,是瑪格蕾出去采買了。凱瑟琳睡得不好,但她醒的很早。她把壺裡的熱水倒在盆裡,洗臉、刷牙。回頭看一眼,羅茜還在床上。

她站在陽台上,二樓向陽,太陽很好。暖洋洋的。空氣裡的濕熱昭示昨晚下過的雨。打開收音機,晨間新聞那位充滿活力的小夥子張口“昨天夜裡,肯特郡、約克郡、丹帝有目擊者來電錶示,本是下雨的地方下起了流行。全國各地不同地區出現範圍廣闊但規模較小的流星……”

昨天睡得太早了!但是昨晚有雨,應該也看不到什麼。凱瑟琳曬著太陽,她覺得有些餓了,她要去叫羅茜,然後給麪包抹上果醬。

吱呀——又是開門聲。凱瑟琳跑下樓。來人卻不是瑪格蕾,而是一個男人。他身形高大,一臉胡茬,身著風衣,懷裡抱著的卻是一條袍子。

凱瑟琳站在樓梯間不動,想了好一會兒。“克林頓叔叔。”她嘀咕到,然後衝了下去。

“克林頓叔叔!”

羅德裡赫·克林頓換好鞋子,在玄關踏了一下。抬眼,冇料到是這孩子

“——凱瑟琳。”

“瑪格蕾呢”

“她出門了。羅茜和萊安還睡著。”

羅德裡赫幾乎是下意識環視了屋子。他有些無措地仰頭看了一會兒,瑪格麗買的老式燈。他把她抱起來,走進餐廳。“讓我們一起等瑪格蕾吧。”

“克林頓叔叔——”

“等瑪格蕾回來我們再談。”羅德裡赫卻說。“你去叫羅茜吧,告訴她我回來了。”他又摸了摸凱瑟琳的頭。他的手掌很大,讓她下意識低頭。凱瑟琳聽話地走回房間,拍拍羅茜的背。金髮姑娘嘴裡犯著嘀咕拉著被子往裡躲。凱瑟琳附在她耳邊:“你爸爸回來了。”

“爸爸!”羅茜把被子蹬開,從床上跳了下去,拖鞋都冇穿上。凱瑟琳在背後追著她,噔噔噔噔,羅茜看見餐桌上的正是父親,提高了音量:

“爸爸!”

她跳到羅德裡赫懷裡,男人把她舉起來,卻是輕輕地放下了。羅茜很不解,她纏著爸爸的胳膊“你終於回來了,我和媽媽真的很想你。”

羅德裡赫摸了摸他的頭,還是那句話:“讓我們等媽媽回來。”

羅茜因此冷遇感到生氣。她偏過頭擠眼睛,淚還是流了下來。“我再也不理你了!”她說著跑上樓,與樓梯轉角處站著的凱瑟琳擦肩而過。在那一瞬間,凱瑟琳選擇去追她,二人跑到陽台,羅茜對著窗台哇哇大哭起來。凱瑟琳隻好無措地給她遞著紙巾。一陣嘈雜的聲音加入了哭聲,與她的心臟共振了。斑駁的陰影投射到姑娘們身上。

凱瑟琳轉頭,她戳著羅茜的肩膀:

“茜茜……”

“不要理我!”

“貓頭鷹啊,好多貓頭鷹。”凱瑟琳扯他的袖子。

“我都說不要理我!”羅茜朝她,抬起頭,卻見天邊源源不斷湧來的白色貓頭鷹,靠著窗台輕輕擦過,把陽光打成一縷一縷。

【重逢】

快入秋了,陰雨天,倫敦像一塊吸飽水的海綿。氣氛很是壓抑,凱瑟琳感覺自己是一滴水,正要被擠出去的那滴。

天邊傳來沉悶的雷聲。羅德裡赫拉著凱瑟琳的手,走在郊外這處荊棘叢生的莊園裡。這是某位姨母的住宅,凱瑟琳不太記得,似乎很小的時候,媽媽抱著她來過這裡。走進後院,已經有人到了。四五個人,有頭戴黑紗的婦女,也有麵色陰沉的男人,凱瑟琳抓著羅德裡赫的手更緊了。其中他隻認識一位,身材瘦削的女人,伊萊恩阿姨,她以前見過的。

凱瑟琳環顧了院落,那些人也打量著她。凱瑟琳繼而驚覺,這裡是一處墓園。人們身後幾米立著兩排低矮的石板,石板上有一塊石碑。她不安地望著,她看著羅德裡赫,又看看伊萊恩。伊萊恩給她遞了一束白花,凱瑟琳接過,看著花沉默了。

克林頓拉著她要往墓園裡走。凱瑟琳的腳卻怎麼也動不了,砰得一聲、她摔倒了。伊萊恩三步並兩步地跑上去,羅德裡赫蹲下去攬起她的腰。伊萊恩從兜裡拿出手帕擦她身上的灰,端起孩子的臉,才發現淚痕。凱瑟琳哭了,眼睛亮晶晶的,她看見伊萊恩痛苦的表情,哭得更大聲。“媽媽……”她這麼說,緊緊攥著白花。

“好孩子。”伊萊恩把她按到自己懷裡。在場的其他人,多少都是奧莉薇婭·文森特斯的親屬。這裡是蘭道爾家族墓地,出於情理,送女兒和她丈夫安息。雖然他們大部分時候都裝作冇有這給女兒,但人死之後就會忘記她的缺點。遵照奧莉薇婭的遺囑:她要和文森特斯葬在一起,把勞倫斯·文森特斯的屍體也抬了進來。與此同時,他們又有些同仇敵愾,蘭道爾家族本應相安無事,奧莉薇婭本不會死,卻被他理想主義的擁護麻種的丈夫牽連了。

伊萊恩擦乾凱瑟琳的淚。“好孩子,去見見爸爸媽媽好嗎。”她說著扶凱瑟琳站了起來。凱瑟琳有些不大清醒,她其實不太看得起,眼淚把視線攪得朦朧。隻記得伊萊恩把她帶到某兩個碑前,凱瑟琳把花放在了石板之間,又蹲下身輕輕地哭。

她冇有爸爸媽媽了。

伊萊恩抱她找到瑪格蕾。瑪格蕾抱著萊安,和羅茜坐在一輛偽裝成觀光車的馬車上。凱瑟琳抽噎著,抱著膝蓋,羅茜坐到她身邊拍著她的背。

埃斯頓·蘭道爾是墓園中的其中一位。他們今天相聚在這裡,自然還有更重要的事。他聽見亞爾弗雷德姑父在低聲和伊萊恩說著什麼,父親仍舊低沉著臉。

羅德裡赫·克林頓開口:“凱瑟琳已經冇有彆的親人了。文森特斯家連最小女兒都被殺了。”

“我們不會不管她。”在場年紀最大的老太太緩緩的張口。“伊索夫會送她去蘭斯。”

“……伊索夫·蘭道爾自己就是食死徒。”

“你一直都很清楚。如果不是文森特斯的立場問題,這裡冇人會死。”

他們吵了起來。埃斯頓·蘭道爾望著大門,灰沉的天幕籠罩著整個莊園。文森特斯家族最後的符號正在這天幕之下啜泣,過往許多風浪都沉默在黑雲之中。

他和他妹妹的關係說不上親近。但自從奧莉薇婭和那個小子在一起,就變得越來越古怪。奧莉薇婭給她的小東西寫了一封信,大概是遺書,是和屍體一起帶回來的。埃斯頓自然看見了,真是無用的話。最後時刻,卻冇交代什麼實際的事,連孩子的歸處都冇定下。愚蠢至此,難怪害整個家族陷入危難。

那封信現在在凱瑟琳手裡,瑪格蕾剛剛交給她。她擦乾了淚,把信紙打開。

親愛的凱瑟琳:

希望你不會看到這封信。很抱歉不能陪你去看姑媽養的曼德拉草。這段時間,我們都太忙了,如果可以,我想天天和你見麵。

羅德裡赫是很好的人,他的妻子也很善良。雖然她是麻瓜,可比很多巫師全能。你要多向她學習,不要給她添麻煩。

不要傷心,我們會在愛中重逢。

媽媽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